關於語言

大四的時候,我上了一門課叫做程式語言原理。內容是講程式語言的發展史和各種程式的簡介。事隔多年我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但是我學到每一個程式語言都有他們的發展背景。受到金融業寵愛的COBO和學術界喜歡用的Pascal處理浮點運算能力很強;basic可以在短時間把程式開發完畢;讀資工最愛用的C則是很適合小到bit的資料處理。這每一種程式都在不同的產業環境下發展出自己的特色。

最近我有一個很好玩的發現,發現人類語言和程式語言一樣,風格和當地的民族性緊緊相依。

學了這麼多年的英文,真正感覺到英文的精神是我在美國唸書的時候。相對於中文,英文非常講求邏輯和結構。即使字用得再貼切,只要文法不對,人家就會會錯意或是看不懂。美國的速讀高手看文章的時候,都是只要找到主詞,動詞,受詞就已經看懂這一句了。我覺得,英文要寫得好,必須要選到很貼切的動詞當一句話的重心。我唸書的時候寫長篇的報告,一直都覺得好像在寫程式一樣。而且比較像是結構化語言的程式。

法國留學的麗旨跟我聊天的時候說法國人很愛表達自己的意見,在美國上課的時候我也有這種感覺。西方的人是愛講話,主要是愛講道理。從蘇格拉底開始,對西方人來說溝通的目的是尋求共識和真理。這個從法國大革命之前法國人在酒吧裡提出民主理論暢談政治;歐美大學生喜歡在課堂裡義論;或是美國大選時的辯論大會裡可以體會得到他們溝通是想要講 ”理”。自然,他們使用的語言最重要的自然是邏輯和結構,才能把想說的道理講清楚。

大家對日文最熟悉的大概是敬語了吧。這個特色似乎充分表現日本這個自古以來階級化分明的社會結構。但是現在多元化的日本社會已經把這個敬語用得非常可愛。比如說傳統上女生suppose 應該出門都要說敬語,不過不講敬語的女生會很容易讓人覺得比較隨和(或說,比較不受禮教拘束)。判斷兩個好朋友的”嘛幾”的程度或是男女朋友交往的深度也很容易可以從對話裡是不是用敬語來判斷。用敬語過去都表示比較有禮,但是相對的也代表兩個人之間有隔閡或是戒心。像明明是一對戀人突然從用普通話溝通變成敬語,就代表可能大吵架之後有隔閡。家裡成員之間說敬語多少讓人會覺得家教比較嚴;而不說敬語的家庭讓人會讓人覺得家人感情比較好。(猜猜我們家是哪一種呢?我這個不孝孫跟我爺爺講話從來不用敬語的)

我今天要講的日文的特色,不是要說敬語。而是日文對於情感的處理下了非常大的工夫。日文裡對於類似好事逼近的喜悅;微風吹在身上的感觸;心情清爽的形容,因為用詞很複雜而可以表達得非常精確。相對於英文,日文在句子裡面似乎更在乎形容詞的用法。

這個月因為我們的案子稍微緊了些,我比較有機會聽到和我ㄧ起工作的同事和其他部門的人吵架。我發現和台灣人不同的,我日本人同事吵架的時候很喜歡說”你的心情我可以了解,可是…”(雖然他完全沒有了解)。在美國我有時候會聽到知識份子辯論的時候會說”I understand, however…”這代表他可以接受對方對事情的分析結果,不過我覺得這和日本人說的”你的XXX的心情我可以了解”又是另一個境界。日文在類似這樣的用詞習慣裡面自然而然的要日本人永遠記得要站在說話的對方的立場想事情,並且有大量的字庫輔助日本人來表達自己的心情,或是表達對於對方的心情的了解。

如果說西方人認知的語言使用的目的是表達自己的道理的話,我認為東方人會想要把語言當表達情感;體會別人心情的工具。當西方認為透過溝通,找出合理方法來團體合作的時候;東方人在乎在大家都在了解別人的立場下一起做事情。西方先講理才講情,所以語言裡特別重視邏輯;東方人先講情才講理,所以日文的設計比較適合情感的敘述。這個沒有什麼好壞,端看這個語言是不是真的能反映這民族的風格。

梁啟超在戊戌變法的時候曾經想要把中文改得像英文一樣有邏輯一點,但是就是因為這種改變不合民族風格而和變法一起失敗。其實我認為,和英文比起來,中文堛竁F情感的用詞也比英文多很多(或者是我英文太爛了)。下次和人吵架的時候,第一步,先試著說”你的心情我可以體會”,相信氣氛會緩和很多;第二步,在試著真的去體會別人的立場和心情;更勝者,用語言表達出你所體會的別人的感受。相信這會對團體合作更有幫助。這不就是溝通;也不就是語言的目的嗎?